“金科好,我才能好” 蒋思海退位 少壮派“老人”周达上位

原融创系独立董事姚宁出局。

以周达为首的新一届金科董事会能否实现4500亿元的销售目标成为外界关注焦点。

每经记者 陈利    每经编辑 陈梦妤    

“金科好,我才能好,我的一切都和金科息息相关。”

今日(1月29日),金科股份重庆总部,在掌舵金科三年有余后,蒋思海正式卸下金科董事长一职,任公司名誉董事长,成为金科首位名誉董事长。

此前外界热议的新一任董事长、总裁人选尘埃落定,周达获任新一届金科董事长,杨程钧任总裁。

从新一届董事会组成来看,金科控股实控人黄红云依旧牢牢掌握着大局。来自金科控股的董事分别是:周达、刘静、杨程钧、朱宁、王文、胡耘通,杨柳来自红星家具集团,而原融创系独立董事姚宁出局。

右起第五位为新任董事长周达 每经记者 陈利 摄

蒋思海退居二线

“虽然今后身份变了、角色换了,但我对金科的热爱不会变。”尽管从董事长位置退居二线,蒋思海言语间尽显对金科的深情。

1998年至今,23年间,金科的每一个重要时刻蒋思海均参与其中,不仅见证了金科从偏居重庆的区域房企成长为年销售额超2200亿元的全国化大型集团,更深度参与金科地产和物业的“A+H”双平台上市,以及那一场仍为外界津津乐道的内部股权之争等。

而金科控股董事局主席、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对蒋思海的感激和器重更可见一斑。除了在当天的会议上直言,“在2017年至2020年期间,金科发展成绩显著在于蒋思海为核心的第10届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辛勤付出”外,蒋思海仍将以“名誉董事长”的身份继续留在金科,成为公司成立以来首位名誉董事长。

不同于蒋思海的退居二线,喻林强则重新执掌重庆区域公司。与蒋思海一样,喻林强也是一位“地产实干家”,从建筑行业到房地产整个产业链条,他的房地产从业经验丰富,业务能力得到了业内认可。喻林强此前也多次在集团和区域公司轮动,在任重庆区域公司董事长期间,重庆金科的开发版图从大重庆一路向南扩展,相继进驻贵州、云南、广西等省份。

过去几年,在与蒋思海的配合带领下,金科完成了千亿的蜕变,销售规模以接近翻番的速度稳步增长,但重庆区域公司销售额却有所下滑,喻林强此次重新执掌重庆区域公司,也显示出金科保住大本营的决心。

值得一提的是,原融创系仅剩的一位独立董事姚宁出局新一届金科董事会,至此,融创与金科的纷争正式落幕。不过双方之间的合作仍在继续。1月14日金科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基于合作共赢的理念,重庆金科拟联合新城控股重庆公司及融创西南公司共同投资开发重庆蓝波湾置业已取得的重庆市万州区观音岩1号土地项目。

少壮派“老人”上位

当天,周达、刘静、杨程钧、杨柳当选为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朱宁、王文、胡耘通为董事会独立董事。

年轻化是金科新一届董事会最明显的特征:平均年龄40多岁,最年轻的只有35岁。这也是当天黄红云和蒋思海关于新一届董事谈到最多的一个标签。

具体来看,新任董事长周达今年刚40岁,新任总裁杨程钧也仅44岁。而红星方提名的杨柳,现任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助理总裁,1985年出生的他年仅35岁,是本届董事会最年轻的成员。

尽管年龄上偏年轻,但在金科内部周达和杨程钧都是名副其实的“老人”:周达自2005年加入金科,16年间见证了金科的不断发展壮大;而新总裁杨程钧,更是在2001年便已加入金科,迄今已有20年。

“新当选的董事长周达,新任总裁杨程钧虽然年龄不大,但都是超过15年的老金科,是公司内部长期培养的优秀人才,也是跨越式发展过程中的中坚力量,深度参与了2021~2025年高质量战略规划的制定。他们都有各种的积极性,创新能力突出,高度忠诚,成为公司2021~2025年高效发展战略规划新的领军人物,也是众望所归。”蒋思海如是说。

2020年12月,金科首次对外发布“四位一体,生态协同”战略,提出未来五年直指4500亿元,试图再造一个金科。当天首次以集团董事长身份亮相的股东会讲话中,周达就表示,新一届董事会将始终把公司高质量发展放在首位。转变发展方式,从强调规模速度向强调效益质量转变,坚持以效益为中心。

在“三道红线”压力下,以周达为首的新一届金科董事会能否实现4500亿元的销售目标则成了外界颇为关注的焦点,一切只待时间检验。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