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史上最伟大倒数第一!17000人注视下,一个差点淹死的传奇

题记:

1分52秒72,奥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最慢纪录诞生了。这个数字有多慢?那年的金牌得主霍根班德可以游两个来回再上岸擦个身子。

但游出这个成绩的黑小伙儿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人们善意的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鳗鱼”,“鳗鱼”当年一度比“飞鱼”索普还火。

国际奥运会近日一条“奥运史上最伟大倒数第一”的推文,把人们的思绪带回到了20年前。

非洲几内亚湾的比奥科岛北部,有个叫马拉博的城市,很少有人知道这是赤道几内亚的首都。

马拉博距离赤道几内亚在非洲大陆的国土有190公里,这种把首都定在离岛的奇特国家,整个星球也没有几个。

现年42岁的穆桑巴尼在马拉博当地一家石油天然气公司当工程师,他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很难想象这个身材已经发福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特殊身份:赤道几内亚国家游泳队教练。

穆桑巴尼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干了8年,现在每周都会花30个小时指导年轻人训练。这些孩子在训练之余总会围着他七嘴八舌的提问,比如“你真的见过菲尔普斯和索普吗”。

20年前,索普18岁,主要对手是荷兰的霍根班德,菲尔普斯只有15岁,还没有拿到过奥运金牌。

不过穆桑巴尼真的在悉尼见过他们,一个黑色的硬盘可以作证。

1 报名

穆桑巴尼一家住在马拉博贫民区的木板房里,第四个妹妹刚出生不久,父亲就过世了,他成了家里唯一的男丁。

穆桑巴尼顺利考上了大学,选择了工程专业,因为他想在毕业之后找一家石油公司的工作,在当地,这几乎是一个年轻人可选的收入最稳定的职业。

二十岁出头的穆桑巴尼已经长得比较精壮,但像足球篮球这样的运动却与他无缘:球鞋对这个失去男主人的家庭来说,太奢侈了。穆桑巴尼曾想要一辆自行车,但还是被母亲拒绝了。

命运的插曲出现在2000年1月,为了让体育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也有机会参加奥运会,国际奥委会特别制定了一个奥林匹克发展计划,赤道几内亚因此获得了一个男子100米自由泳的参赛名额。

收音机里那条不寻常的播报引起了穆桑巴尼的注意:“赤道几内亚将参加悉尼奥运会,现面向全国招募参赛选手,如果你有奥运项目专长,快来报名吧!”

穆桑巴尼很好奇悉尼是个什么样子,所以他第二天就去游泳协会报名了,这是赤道几内亚为参加奥运临时成立的一个新组织。

泳协官员问穆桑巴尼是否会游泳,这个问题其实挺尴尬的。马拉博本来就临海,从小生活在这里的穆桑巴尼没有道理不会游泳,但实际上,他12岁才被妈妈第一次带去海边,他和海水的每一次接触都仅限于岸边狗刨,海水只到膝盖那么深。

后来也没人知道当时一共有几个人报名,很可能就只有穆桑巴尼自己:因为泳协官员只是简单看他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就把这张奥运门票给了他。

穆桑巴尼显然不能代表当时赤道几内亚成年男子游泳的最高水平,但只要那些更好的恰好没听到广播或是没打算报名,穆桑巴尼就是第一名。

这名官员除了让穆桑巴尼准备护照和报名照片,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你可以去悉尼了,不过你可能还得练练。”

此时距离奥运开幕只有不到8个月的时间,这个马上要参加奥运游泳比赛的运动员需要突击学习怎么游泳。

至少从气候来看,他应该庆幸生在可以全年短袖的赤道几内亚。随后的三个多月,穆桑巴尼的练习地点主要在河里和海里,而那些半身赤裸、架着小船捕鱼的渔夫,就成了他的启蒙教练。

马拉博的渔夫们一开始也感觉莫名其妙,为什么总有一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迎着海浪拼命往前游,在渔夫们看来,这与其说是游泳,不如说像溺水前的垂死挣扎。

终于有一天,当渔夫们得知这个小伙子是要去参加奥运会,他们放下了渔网:“兄弟,你最好先学会怎么才能不被淹死。”

按照奥运会的标准,穆桑巴尼的泳姿算作自由泳也没毛病:四肢几乎是凭求生本能在上下拍打,脑袋始终保持在水面以上,这样完全不换气的游法,保持一分钟大概也就精疲力尽了。

渔夫们看着穆桑巴尼像落枕一样的头颈动作,决定先从解决换气开始,不过初学换气总会有一个水平不升反降的阶段,看着在呛水边缘游走的穆桑巴尼,渔夫们随时准备入水施救。

考虑到河里经常有鳄鱼和水蛇出没,这段野生训练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后来穆桑巴尼被允许到一家酒店的私人泳池进行训练,每周三次,每次只有早上5点到6点这一个小时的时间。

好歹,穆桑巴尼在去悉尼之前也算见过游泳池了。

2 悉尼

赤道几内亚奥运代表团共有11名成员,穆桑巴尼和家人拥抱告别,提着行李上了飞机。箱子里装着全新的泳裤和泳镜,那是他出发前一天在超市里买的。

马拉博没有直飞悉尼的航班,代表团一行辗转三个国家,直到出发后的第三天才抵达。住进奥运村之后,代表团团长给了他50英镑零花钱,并宣布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因为穆桑巴尼在赤道几内亚的4名运动员中个头最高,他被安排出任开幕式的旗手。

坏消息是:赤道几内亚的官员们出现了一点工作上的纰漏,他们事前没有告诉穆桑巴尼即将参加的是100米自由泳,小伙子一直以为是游50米……

所以9月15日的开幕式上出现了有趣的一幕:举着国旗走在队伍最前列的穆桑巴尼,可能是全场最闷闷不乐的旗手,那不是一种大场面下的紧张,他的脸上写满了忧虑,因为4天之后他将参加100米自由泳的比赛。

他从未游过100米这么长。面对记者,他承认自己第一次看到那几条齐刷刷的泳道时脑袋一阵眩晕:“当他们告诉我那将是我要参加比赛的游泳池时,我感到非常害怕,我告诉他们这根本行不通,因为那个泳池对我来说实在太大了。”

比赛日到了,穆桑巴尼所在的轮次是三名外卡选手之争,他一看就是最弱的那个,因为那两个对手好歹都穿着面料光滑的连体泳衣,而他的蓝色泳裤前面还拖着长长的白色系带。

可是更戏剧性的事情出现了:那两个对手因为抢跳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原本按照规则,穆桑巴尼作为唯一剩下的选手应该自动晋级,但奥委会官员在商议后决定:穆桑巴尼必须独自游完100米,如果时间在1分10秒之内就可以晋级半决赛。

没有人可以帮他分散现场观众的目光了,17000多名观众要看一个赤道几内亚的小伙子游完100米,如果不是眼前的一汪池水,观众大概会觉得自己在田径场才对。

穆桑巴尼根本不可能抢跳,因为听到发令哨之后,他本能的有一点停顿。按照穆桑巴尼自己的判断,前半段的50米是他表现最好的一次,因为他几乎把全部力气都用在了前50米,动作也勉强没有太走形。

前50米,计时器显示40秒97,如果说这个成绩还不算特别特别特别难堪,那么穆桑巴尼触壁后的姿势,真的彻底激怒了当时的解说员。

英国国家广播公司的解说顾问是阿德里安-穆尔豪斯,1988年汉城奥运会男子100米蛙泳金牌得主。当看到穆桑巴尼半侧着身体,像一只笨拙的海象一样折返,穆尔豪斯赶紧让助手搜索穆桑巴尼的资料。

穆尔豪斯有预感,这个黑小子可能创下奥运史上极其尴尬的一个纪录,比如100米游泳比赛有人没能游完全程。穆尔豪斯当然不可能知道,那是穆桑巴尼生平第一次在50米的泳池游泳,也是第一次尝试着触壁折返。

当时在游泳馆的观众们注定是要见证一段历史:后半程的穆桑巴尼完全失控,他的体力槽基本已经空了。经验丰富的穆尔豪斯没有忘记解说:“这名选手很可能游不到终点了,我相信他会很快累趴在分道线上。”

穆桑巴尼果然已经没法笔直向前游,只见他越来越靠近右侧的分道线,最后的十几米完全可以用向前蠕动形容。穆桑巴尼后来承认,自己因为紧张和体力不支已经完全忘记了换气,也可能是根本没学会。

整个奥运历史上,还从没有救生员下水施救游泳运动员的纪录,唯一的一次意外是1948年伦敦奥运会,100米自由泳冠军格蕾塔-安德森在400米自由泳预赛中意外沉入水底,但当时她很快被对手救起,据说安德森的意外是因为痛经。

穆桑巴尼不可能痛经,却可能抽筋。最后几十米的情况的确令人担忧,还不会换气的穆桑巴尼如果出现意外,救生员必须立刻入水,毕竟和安德森相比,穆桑巴尼是在独舞。

不过观众席的掌声和欢呼声始终没停,“老实说,在最后50米,我太累了,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腿和手臂了,我甚至一度打算停下来。不过当我听到人们为我鼓掌,呼喊我的名字时,这给了我巨大的力量。”

1分52秒72,奥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最慢纪录诞生了。这个纪录有多慢?那年的金牌得主霍根班德47秒84,穆桑巴尼的成绩够他游两个来回然后上岸擦个身子。

但是穆桑巴尼享受的待遇和金牌没什么两样:整个观众席完全沸腾了,许多观众都自发从座位上站起来,用雷鸣般的掌声向这位精疲力尽的黑小伙致敬。

央视当年给穆桑巴尼起了一个特别的标题:独孤求败。

3 鳗鱼

穆桑巴尼触壁后的第一个动作是缓慢的伸出右手,不知道那是在向观众致谢,还是本能的表示自己快不行了。

穆桑巴尼并不知道,“飞鱼”索普全程旁观了他的表现,索普很严肃的对记者说:“这才是奥林匹克精神的体现。”

上岸之后的事情,穆桑巴尼记得不是太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在更衣室里瘫坐了很久,然后回到奥运村从上午11点睡到下午4点。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上了电视,去餐厅用餐时,有人开始向他索要签名和合影。

穆桑巴尼意识到自己可能火了。后来短短几天时间里,全世界有超过100家媒体要求给他做采访,澳大利亚奥委会派人要走了他的泳裤,说是要陈列在悉尼奥运的博物馆里。

还记得代表团团长给他的50镑零花钱吗?反正比赛之后那钱就没处花了。

“嗨,你就是穆桑巴尼吧,聊聊你参加这次比赛的经历吧,我请你吃饭!”

“吃饭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你得把赤道几内亚另外的3名运动员也带上。”

不但钱没花完,穆桑巴尼还挣了点小钱:英国《每日镜报》的一位记者向他发起挑战,结果穆桑巴尼再次跳进泳池,赢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白人,拿走了25镑的赌注。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穆桑巴尼赢得了“鳗鱼”的绰号(Eric “the Eel” Moussambani),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善意的玩笑,并且“鳗鱼”的风头在当时已经盖过了“飞鱼”。

随着媒体的逐渐发酵,穆桑巴尼有了一些更加令他不可思议的经历,比如那个在超市里买的泳镜,被人以4638美元的价格拍走,后来世界著名的泳衣制造商SPEEDO公司还专门给他拍了广告。

作为东道主,索普领衔的澳大利亚游泳队当然更有理由尽地主之谊,他们带着穆桑巴尼参观了悉尼海港大桥,然后又去著名的邦迪海滩冲浪,穆桑巴尼幽默的表示:“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冲浪比在游泳池里游泳更安全。”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种童话的调调,时任国际奥委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的罗格就曾毫不客气的表示:“我们要避免奥运会游泳比赛发生这种事,观众们喜欢这种场面,我可不喜欢。”

精英阶层出身的罗格一直反对外卡制度,他的理由很简单:像类似穆桑巴尼这样完全不合格的运动员,不仅拉低了奥运会的整体竞技水平,也挤占了其他高水平运动员的比赛机会。

可是心脏葬在奥林匹亚的顾拜旦断然不能同意这种论调,这位现代奥运之父毕生梦想就是全世界所有国家都能参加奥运会:“奥运会上最重要的不是获胜,而是参与;奥运会的本质不是征服,而是全力以赴。”

穆桑巴尼在参加完悉尼奥运会之后立即表示:“雅典奥运会,我还要来。”

2004年,穆桑巴尼在专业教练的帮助下,已经把100米自由泳成绩提高到了56秒9,可是就因为少了一张通行证上的照片,穆桑巴尼无缘雅典奥运会。

2006年,在德国杜塞尔多夫举行的一次游泳邀请赛上,穆桑巴尼游出了52秒18的成绩,这比他在悉尼快了1分多钟,52秒18这个成绩在1968年之前的每届奥运会上都可以拿金牌。

很遗憾,自雅典以后,赤道几内亚再也没有获得过奥运会游泳比赛的参赛资格。

4 梦想

现在穆桑巴尼的国家队里共有36名游泳运动员,赤道几内亚也建起了两个50米标准泳池。

这些年轻人并不知道教练家里藏着一个宝贝:那块黑色硬盘里拷贝着20年前的比赛录像。穆桑巴尼每年都会把这段比赛录像翻出来看看。

穆桑巴尼现在在Twitter上被468个人关注,2019年8月26日他曾用英文发了这样一条:“Tokyo 2020……need an invitation”,这条推文被7次转发,10次点赞,这是他自2011年12月入驻以来的最高数字。

穆桑巴尼回到了当年训练过的顶楼泳池,他这样描述祖国的奥运梦想:“当初我为悉尼奥运会备战时,没有游泳池可以训练。现在,我们的年轻人都能在游泳池中训练,因此参加奥运会时,他们不会像我一样害怕了。”

“如果我们只有两三个优秀的游泳运动员,是不可能在奥运会上赢得奖牌的,也许在非洲运动会上有机会,但如果我们有12名优秀的游泳运动员,就有机会去争一枚奥运奖牌了。”

赤道几内亚的训练水平还远远不够,站在他们的泳池边,时间仿佛退回到了运动员还没有被赞助商和高科技主宰的洪荒时代。

穆桑巴尼说到赤道几内亚的梦想总会腼腆的笑一笑,然后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这笑容20年没有变过。

作者:duni

(责任编辑:郭威_NS1942)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


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yxcbschool.com/wp-content/themes/lolimeow-master/modules/fun-article.php on line 33

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www/wwwroot/yxcbschool.com/wp-content/themes/lolimeow-master/modules/fun-article.php on line 33